| 2020-06-15
阅读871

  不管你是蓝的或绿的甚至中立的,如果你关心高雄市甚或想暸解为何大多数高雄市民想改变,请仔细看看下面图文中所表述的一些客观数据。看完这些客观数据后,若你还执性乡愿地认同这个由民进党执政二、三十年的高雄市政府,而不想换党换人做做看的话,那你就不只是"笨蛋"了!

  首先看看行政院每五年所公布的台湾地区各县市在过去5年(100~105)的工业总产值,其中台北市、新北市、台中市及高雄市在100年及105年的的工业总产值的增减幅如下表所示:

为何大多数高雄市民想要改变?

  由上表可知五都中除高雄市外,其余四都在105年与100年的工业总产值相比较都是以2位数增长,而高雄市不但没增加,反而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(减少了3900亿)。

  另外,民进党执政的高雄市政府号称这几二十几年将高雄市的产业做转型,我们再看看下面的数据看看民进党是否将高雄市产业做转型了?

为何大多数高雄市民想要改变?

  由上面的报表数据可知,高雄市105年前三名产业还是钢铁、化工及石油相关产业,所以高雄市目前还是停留在过去污染的重工业,执政团体在这二十几年并没有引进新的产业,所以就没有甚幺就业机会。

  最后一个非常实际的经济消费数据是银联卡的刷卡总值,2017年比2015年整整少了28亿,高雄市是重灾区减幅达34.3%,全国倒数第二名。

为何大多数高雄市民想要改变?

  根据银联卡2016及2017年4大县市刷卡金额比较,陆客来台观光人次衰退,连带使得银联卡业务也跟着下滑。联合信用卡中心统计,过去吸引银联卡使用最多的台北市、高雄市、桃园市、台东县等4大县市,去(2017)年银联卡刷卡金额全数缩减,总体衰退幅度超过50%。

  统计资料显示,台湾从2009年开始接受银联卡后,于2015年业务达到高峰,无论是刷卡或提款金额双双突破1,000亿元,但去年银联卡在台刷卡总额,已下滑到仅剩约484亿元,衰退幅度超过50%,银联卡在台已明显呈现「腰斩」的窘境。

  过去陆客来台时,使用银联卡消费力最强的地点,就属台北市,去年共刷228.01亿元,但若与前(2016)年的288.69亿元相比,减少60.68亿元金额最大,衰退幅度达21%。台东县的状况更惨,银联卡刷卡金额一年内从69.75元,大幅下滑到39.85亿元,减少近30亿元,衰退幅度逼近43%,萎缩情况最严重。

  其他像是高雄市的银联卡消费,从80.24亿元降至52.76亿元,减少近28亿元,减幅达34.3%;桃园市则从前年的73.89亿元掉到61.54亿元,衰退16.7%。至于,去年银联卡消费产业,主要以免税店(23%)、百货公司(20%)及珠宝、钟錶类(16%)为大宗,其他则是一般零售(8%)及住宿业(6%)等。

  联合信用卡中心解读,即使团客人数已经低于自由行人数,但团客常去的购物地点如免税店、珠宝、钟錶店等比重,仍高出其他行业许多,陆客来台湾购买高单价商品享有免税、退税等优惠,使得陆客在台湾购买高单价商品的意愿较高。

  若进一步针对县市与产业进行交叉分析发现,北部的桃园市有高达82%的银联卡签帐金额,都来自免税店,显示集中在机场出境时的消费,而台北市的消费特店则是以百货业(29%)及免税店(19%)为大宗。

  台东县及高雄市的银联卡消费,以珠宝、钟錶类特店为主,其中高雄市的珠宝、钟錶类特店共占44%,又以专营团客的大型珠宝特店为主要来源;台东县的银联卡消费每年约95%属于珠宝、钟錶类及艺术用品及手工艺品类,也造就台东县的银联卡平均单笔签帐金额居全台之冠。